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早上八点半。

    华瑞副总就任的发布会已经准备就绪。

    能入场的记者都是和华瑞有着多年的合作关系,此次发布会,只是走个过场,毕竟即将就任的这位,在没回国之前就闹出了大动静。

    南景深在国外的资产,随便数一数便是几十个亿,去年更是以商界新锐的身份位列福布斯百强末尾。

    他将自己名下的公司并入了华瑞,强势出任副总裁,这场发布会已是形势需要。

    台上,设了两个座位,唯独坐了一人。

    三角形烫金色名牌上写着——

    副总裁,南景深。

    而旁边,同样的职位:副总裁,南渭阳。

    时间迫近,南渭阳瞥了眼旁侧,招手和秘书耳语了几句,就要宣布发布会开始。

    恰在这时,大厅的玻璃双开门被拉开,一水儿的西装精英分立两侧,门口走进的一群人,打头的便是南景深。

    “四爷来了!”

    “准备好提问,他来了,也就开始了。”

    记者群里悉索声响过一阵便安静下来了。

    南渭阳看着众星捧月走进来的男人,眼眸轻眯起,五官棱角忽然凌厉。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他轻讽。

    南景深侧目,矜贵的挑起一抹微笑,醇厚的磁嗓压轻了些,“本来是赶不上的,谁让大哥多事,非要找人来打断我的温柔乡。”

    南渭阳脸色忽僵,下一瞬,又恢复如常。

    “我可是关心你,什么时候把弟妹带回来见个面。”

    “不必。”南景深眯了眯眸,“家里乱。”

    这个“乱”,可不是杂乱。

    在海城,人人仰望的南家,有着世家身份,祖上曾在朝廷供职,如今又是一方财阀,家里人口多,是非也多。

    看来,外界传闻,南四爷对小妻子宠爱得很,是事实。

    都舍不得让她来蹚浑水。

    ……

    意意从酒店里出来,着急忙慌的站在路边拦车,恰好一辆计程车在下人,她等在旁边,第一时间坐了进去,报了别墅的地址后,后背往座椅里一靠,才觉得心跳居然如此的快。

    手机响起,她蚂蚱一样弹跳了下,惊慌后接了起来:“凯茵?”

    “你现在在哪里?”

    意意坐起身,往窗外瞄了一眼:“在中心街呢,我正要回家。”

    “还回什么家啊,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么!”

    宋凯茵着急的低吼:“我都在酒店等了你一个小时了,还以为你怎么了,你居然给忘了。”

    “酒店,什么酒店?”

    她脱口问道,随即明显的觉察到宋凯茵停顿了一下,听筒那端传来了高跟鞋略微急促的声音,她像是转移到了安静的地方。

    “今天,南昀和你姐姐萧静婷……结婚。”

    原来……

    她真的忘了。

    怎么会忘了呢。

    昨晚上还伤心得跟什么似的,跑出去买醉,还莫名其妙的和男人睡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