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能不高兴么,能不激动么。

    她恨不得马上打脸那些敢看她笑话的人。

    “谢谢四……四爷,谢谢您。”

    “先别急着谢。”南景深话锋一转,“提亲的时候,南家是不是答应婚后给你百分之二华瑞的股份?”

    “是……”

    “很抱歉,股份我做主收回来,不是暂时不给,而是不给了,就算——”南景深抬手,悬在烟灰缸上方,食指轻轻的在烟身上敲了一下,抖下一截灰色的尘粒,深陷的眼窝攸然深邃:“婚礼上的事,你给出的交代。”

    换言之……

    她想进南家的门,就要放弃股份,这就是代价。

    华瑞的股份,是爸爸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当初答应给她的时候,萧静婷凭着这件事,在几个小姐妹面前趾高气扬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突然要收回去,别说爸爸会发怒,她也是舍不得的。

    可如今的形式,似乎……没有她选择的余地。

    萧静婷攥着拳头,指甲深深的嵌进了掌心里,和心里类似于剜她骨血的疼痛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

    良久,才颤着声答应:“好……”

    她大着胆子,看着这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男人,现在才明白,外界称呼他一声四爷,不是恭维那么简单。

    他身上自有一种王者的气概,南家的第四子,实则是最出色的,沉稳淡漠的神色下,沉淀着多年在商场上浮浮沉沉后的城府。

    敢在他面前动心眼的人,这个世上……也许没有。

    “大哥,这么处理,你觉得满意吗?”南景深问。

    问得南渭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答应给萧家的股份也是从他名下拨出去的,以前还好,老爷子虽然是总裁,但已经退居二线多年,他手持华瑞的股份也不多,但好歹没有人争抢,算是华瑞的最高领导人。

    自从南景深回国,形势便变了。

    他原本也是打了股份的主意,却让南景深这个顶着长辈身份,却算半个外人的人说了出来,不得不说,他做这件事,比南渭阳亲自来做,效果还要好,萧家怨不到他的头上来,也维护了他大度的姿态。

    南渭阳似笑非笑:“好,怎么能不好。”

    南景深微笑回击:“你满意就行。”

    两个男人相互对视,南渭阳被他仅仅是牵动着唇角,冷淡多过温和的淡笑刺了刺,他脸上不掺杂任何情感的笑容瞬时一僵,随后淡然自若的转开头去。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把静婷带上楼去。”

    南昀心口不服:“凭什么,她爱赖着就赖着,这可是你们非要塞给我的人。”

    说完径自上楼去了,南渭阳拿他没办法,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再多点动作,也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看一眼哭哭啼啼的萧静婷,觉得糟心急了,挥手道:“带孙少奶奶上去。”

    戏散场了,南景深也懒得多留,让佣人给他下一碗面,不用端上楼,等洗完澡了自己下来吃。

    他本来是不住这里的,今晚天色已暗,他忙了一天,也懒得再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