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果不其然等到王小川回到先前下车的地方时候,死胖子早已经坐在驾驶室的位置。

    “哎哎,小川你咋买只野山鸡,个头倒是很肥,让我猜猜你一定被宰了吧。”

    死胖子见他带着一只打包好的野山鸡,满是笑脸的开口,仿佛就预料到了他会被宰。

    “一百一斤。”王小川点了点头。

    “我擦,一百一斤小川你这哪里是被宰,分明就是被当成了冤大头啊。”

    死胖子闻言满脸的诧异。  “你知不知道,我跟那些商贩套路了半天,算是摸清楚了家禽的市场,最挣钱的就是这野山鸡,他们卖货都是批发顶多三十块一斤,卖出去的价格却是五十到六十,你这一百一斤,简直就是翻了三番。

    ”

    死胖子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王小川。

    看着死胖子这幅模样,王小川是感到好笑,这位昔日执掌十几亿资产富海集团前董事长,居然现在也变得跟市斤小老百姓一样,如此的斤斤计较起来。

    当然他不会跟死胖子坦白这不是野山鸡,而是五行珍宝鸡,根本没有亏,反倒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好了走吧去土鸡育苗所。”王小川没好气的拍了拍死胖子的肩膀,催促他驾车去土鸡育苗所。

    很快两人就来到距离菜市场不远的土鸡育苗所。

    这土鸡育苗所是公私合营的公司,专门利用现代化的技术手段来批量的孵化各种土鸡苗。

    当两人来到土鸡育苗所时,土鸡育苗所的老板一看开来的居然是一辆价值不低的宝马,连忙从孵化间中走出,笑眯眯的朝着两人走来。

    土鸡育苗所的老板是个大约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中等的身材,一张饱经沧桑的脸,穿着一件许久都未曾洗过的制服。

    虽然看起来与一般的商贩没有什么区别,但此人走起路来是十分的稳健而又不显丝毫的慌乱。

    “两位是来购买育苗的吧?我是土鸡育苗所的老板苏德芳。”育苗所老板伸出了那宽大满是老茧的老手,就要跟王小川握手。

    “苏所长你好,我是王小川,我们的确是来购买育苗。”王小川也伸出手与其握手。

    在握手的瞬间,王小川的眼角余光看向了苏德芳的右手中指,在其中指第一节指骨处有着一层老茧,就更是坚定了内心的想法。

    寻常从事劳动力的人只是手掌上会有老茧,在手指的侧面是绝对不可能会有老茧的。

    因为在中指侧面留有老茧的,只能是经常握笔杆子才能形成,显然普通的农民是不可能经常握笔杆。

    再结合这苏德芳走路稳健的步伐,很有一丝上位者的气质,这位土鸡育苗所的所长只怕很有故事。

    不过这与他何干?

    听到王小川说是来买育苗的,苏德芳的脸上就露出一抹笑容道:“两位来得可正巧,今天正好是一批土鸡苗破壳的时间,数量绝对有保证,当然我们这里也有孵化了两个月的幼鸡。”

    “那倒是的确很凑巧。”王小川从兜里拿出一盒软中华,给这位苏所长递了过去。

    接过这支烟,苏德芳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道:“好久没抽过这个档次的烟了,两位要买多少的数量,我可以优惠出售。”

    说着又狠狠的吸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陶醉之意,看的王小川二人面面相觑。

    软中华也不过一百块不到一包,现在他们两人身家少说也有几千万,虽然看不上这样的烟,却也没见过抽烟抽得感觉跟吸毒一样的人。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