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的婚事,是你爷爷首肯了的,南家的男人,最忌不负责任,你既然娶了,那她就是你的妻子。”

    南景深平静无澜的语气,却似在湖面激起了千层浪。

    南昀自然是愤怒的,南家上上下下,他唯独就怕四叔,再想到刚才爸爸离开时看他的那一眼,他现在不止有烂摊子要收拾,还要想好怎么回去解释。

    谁让这场婚,是他坚持要的。

    对萧振海来说,有了南四爷这句话,萧静婷这个孙少奶奶的身份算是坐实了。

    在海城,南家是神话。

    这位刚回国就掌华瑞大权的南四爷,更是如神一般的人物。

    他平时哪里能和这类人接触,乍一看见真人了,他恭维的上前,说话时带着唯唯诺诺的讨好意味,“四爷说得是,年轻人就是冲动,等这阵气过了,好好解释,误会都能解开的。”

    南景深眼梢一斜,狭长眼尾处凝着一丝倨傲,“你是?”

    短短的两个字,却像两个巴掌打在萧振海脸上。

    “您可能不认识我,我是静婷的爸爸,也是萧氏的总裁,这是我的名片,您……”

    萧振海摸出一张名片,两只手捏着名片的两个角,微弯着腰,恭恭敬敬的递上去。

    南景深没接,眼神对旁边的秘书顾衍示意了一下,后者把名片接了,却没看,直接揣到了西裤口袋里。

    萧振海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却也不敢表现在脸上,“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还请您多多包涵。”

    男人并无回应,气场冷然,全然不把萧振海放在眼里。

    深邃凌厉的眸光骤然落在怀里的女孩身上,“有没有事?”

    意意没想到他会突然和她说话,眸光流转着,眉心轻微的蹙了一下,噙着一口尽量轻松的语气:“还好,碎渣都被我挤出来了,血也止住了,没事。”

    “给我看看。”

    意意红了脸,仰头便是他压近了的呼吸。

    她缩了下手,还是被他给捉去了。

    偌大的大厅,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放在了这里,意意很不习惯,蜷着手指想躲:“真的没事,别看了。”

    萧静婷吃惊不已,她没想到,萧意意居然和这样的大人物认识,她怕萧意意告状,再联系刚才南景深有意在南昀面前护着她,胆子也大了起来,“四叔,我刚推她的时候没有用力,我们闹着玩的,您不知道,意意一直都暗恋着南昀,她看我结婚,不甘心,所以来我婚礼上闹场。”

    能够脸不红的颠倒是非,也就萧静婷能做得出来。

    从小到大,萧意意实在是有些厌烦了,反正身上已经被泼了不少脏水,她轻哼一声,懒得说话,省得还叫人看了笑话去。

    南景深低头睨她气得红扑扑的小脸蛋,眼眸轻眯出一丝笑意,仅仅在眉梢间转了转便消隐了。

    “你叫我四叔?”他冷声开口,讳莫如深的瞳仁轻睇着萧静婷,“谁给你的勇气,这声四叔由你来叫,你还不够资格。”

    闻言,萧静婷脸色一变。

    男人稍一敛眉,薄峭的唇瓣微张,声线清冽:“再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