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绝对有猫腻!

    “四爷……”

    意意把这两个字咬在舌尖,隔远了看南景深的脸色,想要求救的话一瞬间说不出口了。

    “还不赶快滚出来吗,等老子撞开门了,就在这里弄死你!”

    “开门!听见没有!”

    “骚娘们!”

    砸门的声音更大了,意意连发抖都不自然了,浑身僵滞着,从头到尾的寒凉逼得她红了鼻尖,眼前层层叠叠的雾气,看出去的视线也很不真切,只能大概的瞄出男人粗略的身体轮廓。

    她慌张的抹了一把眼睛,开了口:“四爷,您帮帮我,让我在这里躲一躲,好吗?”

    男人没有任何回应。

    端起酒,整杯一饮而尽,狭长的眼眸微眯,透着寒冬霜雪般的摄人凌光,犀利的眸眼蓦的锁定在意意惊惧的脸上。

    “求人得要端正态度,你这是在求我?”

    意意揪着心口处衣服的手指攸的收紧,迟疑过后,就那么跪着挪动,一直挪到他跟前。

    不是故作姿态,而是她现在根本没有站起来的力气,即便有,估计也挪不开步子。

    手,伸出去,在半空顿了一下,而后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拽住他的西裤一角。

    “我求求您了,帮帮我。”

    她仰着头,头顶恰好是灯光明媚的水晶吊灯,她仰着脖子,光线下肤如凝脂,白皙的脸色受了惊吓,瓷白瓷白的,白的有些诡异,但丝毫不影响清秀可爱的五官。

    南景深低眸,淡漠的扫了一眼,微微眯起的眸子内浮动着一丝阴鸷。

    “这就是求了?”

    “还要……怎么才是求呢?”

    男人嘴角斜挑,溢出一声凉薄的笑来。

    他弯腰,宽阔的肩胛骨压下来,眨眼之间,两人之间的距离,仅仅差个两厘米,便能碰到鼻头。

    “那晚我们做的事,还记得吗?”

    那晚?哪晚?

    意意在回想,其实根本不用想多久,他和南景深在晚上相处的情况,只有那么一次。

    看来是想起来了。

    他意味深长的勾唇,“在这里,我们再做一次,你取悦我。”

    意意大惊失色,抬起的瞳仁剧烈颤动着。

    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四爷,你说什么,我……我不是很明白。”

    “不明白?”

    他轻哼一声,意意把身子往后缩,坐在自己的小腿上,离他有一些距离,可头顶悬下的压迫感,依旧没有松下哪怕半分。

    南景深也在同时直起了身子,所以并不显得她躲避的动作有多么突兀。

    只见他在手机上划动了一会儿,屏幕忽然压近意意面前,一段视频,毫无预兆的出现在眼前。

    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意意眼神往他手机上一放的时候,小脸儿瞬间涨红。

    他给她看的,居然不是正经的东西,而是某岛国的某片片,不堪描述的画面,强烈的冲击着她的眼球……

    她傻愣愣的看了几秒钟,终于觉得羞了,视线赶忙挪开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