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车子启动。

    前座的两扇窗户都是开着的,静止时还不觉得,等冷风灌进来,意意才觉察到身上有些冷。

    低头看一眼自己,蓝白色的礼服上,凌乱的撒了些香槟,湿透的地方大大小小,胸口哪里,都快透明了。

    意意脸蛋瞬时就红了,抿着嘴儿,视线飘忽着往旁侧闪烁了下,实在是抵不住那阵冷意了,还是把西装穿上。

    衣摆很长,她坐着,西装套在身上,下摆就堆在了大腿上,袖子也很长,她伸长了也还有一个手掌的距离,便试着把袖口往上挽几圈。

    浑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

    她理了理衣领,往旁边侧了一眼,男人把着方向盘的手指修长,他举止优雅,浑身自然有一种矜持的贵胄,白色衬衫上一条浅灰色的领带,被冷风吹得些微飞扬。

    她看得有些出神,注意力太过集中了,所以当他侧目时,她心虚的别开眼,有点尴尬的看向窗外。

    挠挠耳朵,又挠挠塞,唇儿抿了又抿,最后很扭捏的开口:“谢谢你。”

    “什么?”

    她声音轻得蚊蝇一般,风一吹就散了,意意提了一口气,大声道:“谢谢你刚才帮我解围。”

    男人轻笑:“也不算是帮你,那也是我南家的事。”

    他的笑声很好听,很瓷实,很低,沙沙的带着哑音,就是传说着那种光是听声音都能怀孕的人。

    意意本就没有平复的小心肝瞬间噗通噗通的跳,慌乱的目光猝不及防的同他对视了一眼。

    她赶紧指了一下前面的路:“开车呢,小心些吧。”

    他莞尔。

    钩织在唇角的淡笑很轻很柔。

    侧脸线条精致得犹如钻石切割面,天生一副好皮囊,做什么表情,都帅得耀眼。

    这样一张温润小生的俊美面孔,目光却时时透着幽深凛冽的冷意。

    或许是常年处在高位,觉得习惯了,但也未免有些太不好接近了些。

    意意说了两句话后,就觉得口里干涩得很,抿了抿唇,索性就不出声了。

    窗外倒退的景致,越走越熟悉,意意后知后觉的反应到,这不就是去别墅的路么。

    她悄悄惊讶,难道说他连她住哪里都知道?

    一转念,又觉得不可能,滨海区寸土寸金,能买得起那里的别墅,身份非富即贵,意意能住那里,是因为那是她嫁人后,被神秘老公安排的住所。

    那么南四爷,可能也是不住家里的别墅的,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恰好就是她的邻居呢,这么一想,她倒觉得理所当然了。

    “早上走的时候,怎么不打一声招呼?”

    车厢内安静得近乎诡异的气氛中,男人忽然开口,却吓得她小脸儿失色,“你不是在洗澡么,我就走了。”

    她压了下耳发,指尖划过耳郭,温度烫得吓人。

    “早上……我给您压了张支票,您看见了吗?”

    男人眼尾睨了她一眼,面无表情,语声冷淡,“在杯子底下。”

    “嗯……”意意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道:“是我不自量力,早上那群记者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不简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