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裤子扒了。”

    晕黄的灯光下,萧意意攥着一双拳头,笔挺挺的杵在床头,身子颤巍巍发着抖,脸色更是酡红,一双眼儿,死盯着床上仍然抓着自己裤头的男人,催促道:“快点!”

    男人眼神闪烁,虚颤了颤,“萧小姐,我是……我第一次。”

    “废话哪那么多,快点脱!”

    萧意意深吸了一口气,第一次,谁特么不是啊。

    她是快要被逼疯了,结婚两年了也没见到自己的老公,成天被关在别墅里当金丝雀,一套套专门为她定制的规矩,就快要把她弄得精神失常了。

    剑走偏锋下,她决定干票大的,自己给自己制造偷情的证据,逼她那神秘老公离婚。

    “放心,钱少不了你的,快脱,早点完事。”

    说着话,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发白的指尖却压根用不上力,心里明明怕的要死,却硬要装出猴急的模样,嗷呜一声往床里扑去。

    身子重重的压在小哥的身上,她正在脑子里回忆来之前看过的小片片,正要有动作的时候,房间门咔擦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

    “哎哟!”

    萧意意被推到床的里侧,眼前一花,再睁眼的时候,身下的人早就被人给掼摔在了墙根。

    “滚!”

    沉稳又寒冽的呵斥声,吓得小哥抖抖索索的,话都不敢吭一句,灰溜溜的走了。

    灯影闪烁在来人的脸上,萧意意一眼将人认了出来,她侧身躺着,单手支着脑袋,眼尾勾着一丝不适合自己的风情,“薄司,我可是花了钱的。”

    “太太,别胡闹了,四爷知道了会生气的。”薄司淡定的取下架在房间中央的相机,看了一眼,无奈道:“车在酒店外等着,我派了司机,送您回家。”

    真是无趣!

    那个男人要真生气了才好呢,最好一气之下,把婚离了。

    萧意意跟着他出了酒店,却不上车,随便择了一个方向。

    薄司连车门都拉开了,焦急的冲她喊道:“太太,先生规定过,您必须在晚上十点前到家,否则,大四的学分别想拿到。”

    这话成功的把她拦了下来,顿了一秒后,她抬腿脱下一只鞋,大力冲他砸过来,“我去你的!”

    没砸中,她身子晃悠了两下,转身走了,顺便把另一只鞋也脱下来,解了鞋带,就拎在手里甩来甩去。

    薄司捡起她的鞋,穿过马路,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把相机递给后座的男人。

    “四爷,这是太太的。”

    半边阴影覆盖下来,男人的五官看不清晰,只听一声低沉的嗓音:“什么东西?”

    “这个……貌似太太想拍点不可描述的东西,好刺激您……离婚,这两年来,太太没少闹腾,这一次,算是过火了。”

    他本来是四爷的助理,却在两年前成了萧意意的保镖,她的一举一动,都要报告给四爷听,这话,也是实话实说罢了。

    男人轻哼一声,气息从鼻腔里透出来,低低的,带着一惯的清冷,“胆子不小。”

    “您要不要,看看?”

    “不必了,她没那勇气。”

    南景深下了车,顺着萧意意离开的方向,不急不缓的追上去,黑色的轿车保持匀速行驶,跟在他身后。

    脚步停下时,他蹙眉望着闪烁着霓虹的酒吧。

    推开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扑面而来。

    ……

    萧意意点了杯烈性的伏特加,一口气下了半杯,她从来没喝过酒,酒精很快蹿进脑子里,晕眩感突如其来,身在这种环境下,更觉得头痛欲裂。

    她扶着脑袋,摇晃着往外走,避开舞池里扭动的人群,每一脚踩下去,和踩在棉花上没什么区别。

    也不看路,一头栽进男人的胸膛里。

    她抬起头,眯着一双眼,恰好霓虹掠过,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廓惊为天人,她一时看呆了,“好帅。”

    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开个价,我带你走。”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