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意意半睁着一双迷迷瞪瞪的眼,小嘴一扁,问他:“我不漂亮么?我不好么?”

    男人深邃的眼瞳像是打翻了墨水,晕染开的黑沉越来越深,呼吸更是加重了一分。

    他要追问她嘴里叫着的人,还没开口,她忽然咳嗽两声,呛出一滴泪来,“为什么你不要我呢,为什么要娶别人呢……”

    她的手,抓着他工整的衬衫,攥紧的指尖根根泛白。

    另一只勾在他脖颈后的手将他往下拉,呵气如兰的凑近他的脸,“你想要,我给你就是了……”

    男人眼色攸然一凛。

    周身的冷气压重得将空气都凝结了。

    他很确定,意意碎碎念着的人,不是他。

    “给什么?”他掐着她的脖子,冷声问。

    声音里早就没有刚才的情潮,冷静得可怕。

    意意浑然未觉,竟然不怕死的将唇儿贴在他薄唇上,“你想要我,我给……给你,昀……”

    她话都没说完,双唇忽然被堵死。

    南景深唇齿并用,狠狠的封住她胡言乱语的小嘴,用足了力气,恨不得把她给吞吃入腹,动作蛮横,毫无技巧可言,掐在她腰侧的手一寸寸收紧,力道简直失控,意意盈盈的小腰,再被他多点力气,就能断在他手里。

    近乎残酷的吻,用力的落了下来。

    意意吃疼,好几次想躲,却被他给抵死在了墙上,曲起的一条腿挤进她双腿间,将她像人偶一般钉在了墙面上,压根动弹不得。

    口腔里甚至尝到了血腥味。

    嘴角……被他咬破了。

    意意酒劲醒了半分,终于觉得害怕了,因为她从这个陌生的男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快要浇熄人理智的……愤怒。

    趁着换气的空档,意意一把将他推开,摇摇晃晃的从酒柜里拖了一瓶酒出来,拧开盖子仰头就喝,透明的液体顺着唇角流到了曲线优美的脖颈。

    南景深皱眉,这么个喝法,简直是不要命了。

    他上前要拿掉她的酒瓶,意意一抹嘴巴,冲着他嘿嘿笑道:“酒壮怂人胆,这样,我就不怕了。”

    说完,她一摔酒瓶,往南景深扑了过来……

    他黑眸一敛,往后退了一步。

    “扑通”,意意结结实实的在他脚尖前摔了个大马趴。

    南景深眉心间的褶皱简直能夹死一只苍蝇。

    成心把自己灌醉的,还是高看了自己的酒量?

    他除了哭笑不得,余下的,便是直冲天灵盖的愤怒。

    他的小妻子,防人意识太差了。

    南景深后退一步站,侧身斜靠在斗柜上,摸出烟盒来,抖出一根点燃,打火机擦燃的青蓝色火焰蹿进他的眼瞳深处,那里幽沉得如海一般深沉。

    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只亮了一盏,光影铺洒在他身上,宛如钻石切割面的完美俊脸正凝着一抹怒气,导致一双眉毛看起来尤其锋利,身上的西装依然工整,即便刚刚那般混乱,也依然没在他身上留下一星半点狼狈的迹象。

    他安静的抽着烟,居高临下的看着昏睡的小女人,压着的气终于发了出来,捻烟时力气绷得手背青筋绽起。

    南景深把人抱起,进了浴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