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南景深抬了下眼,唇角轻勾出一抹淡笑,长臂一伸,把烟盒拿了过来。

    “抱歉,各位,四爷和太太还要休息,如果想问问题,请移驾到华瑞的发布会,一个小时后,四爷会出现。”

    今日,恰恰是华瑞召开副总就任的新闻发布会。

    顾衍的话说得客客气气,他身后的保安已经开始请人出去。

    在场的人都知道,今天能拍到的东西,是被默许了的,接下来再想拍,那就是造次。

    传闻中手段狠辣的商界奇才南四爷,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记者面面相觑后,就算不甘,也只好离开。

    繁杂的脚步声后,关门声响碰上时尤其清晰,再然后,房间里一瞬间冷了下来,安静得有些不可思议。

    闷在被子里的意意等了又等,确定房间里没有人了,才试着把被子往下拉了一些,露出一双惊慌慌的眼神,额上渗出的密汗黏了几缕发丝。

    她侧眼,恰好看见他点烟。

    意意的注意力忽然放在他一双手上,他的手比女人的还要漂亮,不算白,小麦色的性感肤色,骨节分明的指间夹着一根香烟,正冒着徐徐青烟。

    他眉头微拧,身上沉稳的气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还想看多久?”

    他忽然发声,把意意吓了一跳。

    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被子下的彼此,都是……一丝不挂的。

    昨晚的记忆潮水一样涌入了脑子里,那些片段式的画面,稍微想起一点,都是血脉喷张的限制级东西,她咬唇的力气加大,瞬间羞红了脸。

    小心瞄了一眼到处散乱的衣服,颤声开口:“昨天晚上,我们……我们……”

    她连说了两个“我们”,后话却像是堵塞了般,怎么都吐不出来。

    南景深低眸看来,沉邃的黑眸内沉淀着的稳重忽然看在她脸上,“想问什么?”

    “我是说,我们昨晚……我们……”她伸出手来比划,一会儿指指衣服,一会儿指指垃圾桶。

    “睡了。”

    简单的两个字,闷棍一般敲在她心口上。

    “那有没有……”

    “做了。”

    意意倒吸了一口冷气,惊悚的瞪大眼睛。

    南景深吐了一口薄烟,朦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廓前,唇角微挑着一抹痞气:“想反悔了?”

    “……”可以的话。

    “那个啥,我解释一下,昨天晚上是个意外,是我错了,误把你认成了酒吧的小哥,闹了个大乌龙,反正我们也算扯平了,就……好聚好散?”

    话一落音,她噌亮的眼睛,攸的定焦在他身上,很坚定的等着他的回应。

    南景深盯着她看,好整以暇的弯起嘴角:“你想怎么好聚好散?”

    意意吞咽了一口:“你转过身去,让我穿衣服,然后我离开,昨晚上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男人眸色深幽,上身忽然倾下,眨眼之间,一张顶帅的脸压到面前来。

    意意惊了一下,要往后躲,手忽然被攥住,被举高压到头顶。

    “你……”

    “昨晚上带我走的时候,承诺要给的二十万不打算给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