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副羞于启齿,娇嗔的模样,实在是可爱得很,也难怪南景深那块千年冰山栽她手里了。

    ……脸这么烫,冰也得化。

    “不如我来问你,我问什么你就说什么。”

    意意搅弄着手指,头都没抬,“……你问吧。”

    “你和老四,牵手了么?”

    “嗯……”

    “接吻了没?”

    “接了……”

    “哪一步?”顾庭深问得有些急了,关于南景深的私生活,他和傅逸白一样的八卦,但眼前这只小白兔显然还嫩得很,便立马恢复了正经脸,“接吻之后,又发展到哪一步了?”

    他这么一问,意意竟然真的在回忆。

    “之后……我就被丢出来了啊,想起来了,好像听见了拉链的声音”

    “裤链?”

    顾庭深眉心一跳,掩饰不住的兴奋,他没再问,结果已经显而易见,要是老四进行到最后一步了,意意哪里还会是这副懵懂的模样,更别提完好的走出来,老四也不用在里面冲冷水澡来强退身体的欲望。

    这时,洗手间的门打开。

    傅逸白砸门的力道一下子收不住,猛的往里冲,南景深往旁边站了一步,好让他冲得更惨一些。

    傅逸白一头撞到盥洗台之前,紧急的用手给撑住了,才免于脑袋开花,瓶瓶罐罐撞翻了一地。

    “你是真不拦一下啊!”

    南景深看都没看他,长身挺拔的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一身白色的衬衫和西裤,丝毫寻不到凌乱和狼狈的迹象。

    ……质量好的衣服,就是不一样。

    包厢的门,猛的被踹了一脚。

    踹得很大力,却也像是硬撑出来的力气,果然,门口死缠烂打的两人还没放弃,气喘呜呜的骂着:“我就不信你今晚能在里面待一晚上!”

    意意都快把这两个人给忽略了,这一声骂,就把之前惧怕的情绪全给调出来了。

    南景深两步走到她跟前,笔直的站立着,她也没去看身边站着的人是谁,本能的朝他身后躲,等靠近了,才闻到熟悉的气息。

    “四爷。”她抓住南景深的胳膊,“您能把他们赶走吗?”

    男人垂下视线,深眸凝视她扣着他的葱白小手,心里生出一种微漾的情绪。

    危机时刻,还懂得来依赖他,不错,有长进。

    他沉邃的深眸扫过她:“跟在我身边,别说话,四爷好好给你上一堂课,以后别再犯蠢。”

    他义正言辞的正经模样,意意很难把他和刚才流氓似的男人联系在一起,心底却平白的生出一种他很值得信赖的感觉。

    即便是她有点不知所谓,好端端的,上什么课。

    包厢门外,苏经理和刘总交替着砸门,手都拍痛了,脚也踢麻了,酒劲早就去了大半,此刻脑子里满满当当都是愤怒,睡不睡那个女人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以刘总现如今的地位,还没人敢甩他一耳光。

    今晚就守死了这道门,弄死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