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靳琛陪着李然将近一天,最后终于找了个借口回去了。

    “你不要害怕,我一定会解决这件事情呢。”

    握着方向盘的靳琛不禁陷入深思,到底是谁有那么恶毒的计谋吓一个女人的?

    如果不是因为近距离的接触了那个泰迪熊,靳琛不敢相信。

    那是一只手工制作的泰迪熊,而且里面装的棉花居然是艳红色的。

    不过也对,今天李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这已经是靳琛第n次拨打李风的电话了。

    平常的高效率的李风今天是半路抛锚了吗?

    回到家,靳琛轻车熟路的去寻找陆心安。

    刚上楼梯,陈嫂满面春风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眼穿着休闲便服的少年。

    “少爷,您今天没去上班吗?”陈嫂心中虽有疑惑,但是忙着回答更重要的一个问题,“陆小姐在别院呢。”

    陈嫂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引以为豪的笑容。

    “陈嫂,今天怎么这么高兴?”靳琛掉头,双手插进杏色的西装裤里。

    陈嫂想说的就是接下来的话。

    “少爷,陆小姐不光人美心善,而且手极巧。”陈嫂做了一个请稍等的姿势,随后便双手放在腹部,小跑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靳琛一边向别院走去一边想着陆心安是又做了什么事吗?

    沉思的时候,一只剪裁得当的泰迪熊倏然出现在靳琛眼前。

    心里有膈应,但还是气定神闲的将这只泰迪熊接了过去。

    “这是今天陆小姐亲手缝制的。”陈嫂看着少爷那张写满疑问的帅脸,给他介绍着泰迪熊缝制的一些针线活。

    不对,这只泰迪熊。

    这缝制的手法有些眼熟了,靳琛双手一用力,便将缝合的线扒了开来。

    不敢相信。

    这怎么可能呢。

    陈嫂瞳孔一紧,放在围裙口袋里的手,小心的捏着指尖。

    靳琛转身的时候,仿佛带了一阵风,待了一阵锋利如同刀面的风。

    那样子实在是骇人。

    别院里,盆景精致的随风招摇生姿。

    陆心安和林泫然面对面而立,他们正在探讨如何将泰迪熊缝制得更加精致。

    “啪”的一声,离靳琛最近的盆栽砸在地面上。

    古铜色的花盆碎成几大块。

    “啊!”陆心安吃痛的皱皱眉头,靳琛出现的太过突兀,以至于手中细小的银针不小心扎到自己的手。

    更刺痛靳琛靳琛眼睛的一幕是——

    听到陆心安“嘶”得吃唐僧,林泫然比谁都着急的,将陆心安嫩如白豆腐的手接了过去,小心小心的照看着。

    林泫然还没加,陆心安的手捂着,一只有力的手将陆心安的手夺了过去,抓在自己的胸口前。

    林泫然看得很清楚,白皙的皮肤已经有了几道红印子。

    “你不准碰她。”靳琛眉心紧锁。

    林泫然双手伸长,悬在空中,看一下陆心安的眼眸满是担心和专注。“我不碰她,你赶紧松开她的手。”

    靳琛勾唇反问,一点复杂,“我松不松她的手轮得到你管?”

    温文尔雅的林泫然一瞬间脸色铁青,“可是你已经抓疼了她。”

    靳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陆心安紧皱在一起的小脸,看也不看林泫然一眼。

    “我好像没有邀请你来我家。”靳琛冰冷的黑眸扫向林泫然,薄唇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他说的在理,可是林泫然只不过是过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