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包厢内。

    傅逸白抹了把脸,脸上挂着的笑渐渐淡去了,“老四这是要出轨啊?”

    他啧一声:“我怎么记得,他两年前就已经结婚了。”

    “那你看见过他老婆?”

    “那倒没有。”

    “他有办过婚礼?”

    “……也没有啊。”纳了闷了,搞什么呢,当初知道老四闷不吭声的把婚给结了,傅逸白发了好大一通火,后来知道他谁都没请,心里才平衡了些。

    顾庭深抬了下下巴,遥遥的往空荡荡的门口指了一下,“他那么洁身自好的人,你什么时候见他主动招惹过什么女人。”

    傅逸白一拍脑门,忽然便想透了,“你的意思是……”

    “打住,我可什么都没说,要瞎猜是你的事,千万别把我拉下水。”

    顾庭深搬了张椅子坐下,拿起筷子喂了两口饭,刚才被岔了那么久,菜早就凉了,幸好白饭是一直温在电饭煲里,好歹垫垫肚子。

    傅逸白可没那个心思吃,被三言两语的撩拨之后,这会儿心里可痒痒得很,摸出手机,一个电话打给了相熟的私人侦探,开口的时候又怕了。

    敢查南景深的私事,除非他是嫌脑袋安在脖子上的时间太久了,活腻歪了!

    ……

    出了酒店大门,根本就不用仔细去找,一眼便能看见此时正站在车旁抽烟的男人。

    看见她从旋转门出来,站在迈巴赫前面的身子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挪动的痕迹,深邃的一双眼穿破夜间霓虹的光彩,一瞬不瞬的凝着她,似乎在等着她过去。

    等距离近了,他最后吸了一口烟,然后食指往中指上一搭,再一旋,便把烟灰给捻灭了。

    意意跑到他面前,小脸儿透红,气息还有些喘,没等匀过来,感觉到他给你的强烈压迫感,顿时连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怯生生的仰头,努力找准他的视线与之对视,“南四爷,刚才的事情,谢谢您。”

    “八千万的合同,你拿什么来谢我。”他薄唇轻启,嗓音低沉瓷实,极其的蛊惑人心,但却声线极冷。

    意意心头一阵惊悚,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已然现出了紧张的神色,“我、我赔不起……”

    “呵。”他低低沉沉的轻笑,太快,连笑声是喜事怒都让人没机会捉住。

    欣长矜贵的身子忽然倾下来,充满侵略性的男性气息从头顶压下来,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连身后的光亮都挡住了,宽厚的肩胛笼下的阴影将她小巧的身子罩住。

    “我有说要问你要钱?”

    意意紧张得咽了咽口水,没想过他会大方到不在乎这八千万,面上努力的保持着镇定,但一开口,颤抖的嗓音仍然是出卖了自己,“那你想要什么嘛?”

    他眯起眼,“你可以,肉偿。”

    “四四四四四……四爷!”她登时被吓成了结巴。

    奈何双脚一步都挪不动,也不敢动,就那么直挺挺的站着,灰白的大眼睛瞠直了看着他,心脏在怦然跳动。

    “您开玩笑的是吧?”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