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老太太直接问:“你舍得?”

    “舍不得的,四爷是我的老公,有这么个女人对他用情这么深,我不吃醋是假的。”

    意意一句也没隐瞒,她仰头望着漆黑的天幕,四处点亮的灯光一丝儿也到不了天上,黑沉沉的,就像是八爪鱼的触角,将这座城市给裹得死气沉沉。

    一如她此时繁杂无措的心情。

    “文依婉真的很可怜,就当是我发善心,了她一个心愿,也让我自己的心里安稳些。”

    刚刚看过文依婉身上的伤,给意意造成的触动不小,她平时总是挂念别墅后院里出没的流浪猫狗们,这么慈悲的心,怎么能够忍心看见一个大活人被摧残成那样。

    既然文依婉身上的伤,意意别无他法,起码心里的执念,她能帮着完成,也算是答应了傅逸白。

    她受不了别人苦,也受不了别人求。

    那就这样吧,就这样。

    起码南景深和文依婉之间没有猫腻。

    起码她心里好过一些。

    起码……文依婉给她造成的震撼,能够用另外一种方式,抚慰了别人,也让自己慢慢的缓过来。

    时好时坏,都不管了。

    就这样吧!

    老太太似乎明白她这么做的原因,没有取笑她,有的只是暖心的关切,“你要真的想好了要这么做,我也可以收留这么一个人,老宅这么大,随便给她找一间屋子住下就行了,只不过我不太习惯我住的地方有外人出现,吃饭就别凑在一块了,那位文小姐要是受得了这个委屈,那你就安排她来吧。”

    意意感动的差点哭了。

    老太太对她,那是真的疼爱。

    “我知道了,我去问问她,要是她愿意的话,就让她来,谢谢妈。”

    “说什么谢,应该的。”

    等结束了通话,老太太把听筒交给管家,一扭身,接过下人端到她手上的茶杯,吹开面上浮着的茶叶,慢慢的呷了一口。

    “你刚才都听见了?”

    老太太抬头,看着沙发里安稳坐着的南景深,哼道:“你老婆要犯傻,你倒是沉得住气!”

    南景深一阵无奈,“既然知道她要犯傻,您还跟着闹?”

    “我哪里闹了,你自己年轻时候惹下的桃花,要你老婆给你收尾,算什么男人。”

    南景深扶额,他年轻不大啊,怎么在意意和老太太的嘴里,经常把他形容成了中年老男人。

    她怕老太太再说下去,又该数落他了,忙道:“是我惹的人,但是我现在是有妇之夫,不管收尾还是不收尾,再接触都是不恰当的。”

    老太太横了他一眼,“十年前我就见识了那个女人有多么厉害,她知道动摇不了你,知道去找意意,就冲这个心思,我就看不上。”

    “那您还纵着意意?”南景深笑睨她一眼,“敢说这里面没有您的私心?”

    老太太用力的瞪他,瞪了两秒后觉得眼睛疼,懒得瞪了,不过脸色铁青铁青的,甚至还带了点嫌弃,竟是连点眼角余光都懒得看向自己的儿子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