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哪里还有半点哭哭啼啼的模样。

    南景深对老太太的变脸绝技,从小到大也是看习惯了,丝毫惊讶都没有。

    他挑了挑眉尾,声色内敛的道:“不过有一个条件,您不能和意意挑明,您已经内定了她为家宅的女主人,也不能给她施加任何压力,全凭她个人自愿,不可以有黄袍加身的举动。”

    老太太不耐烦的摆摆手,直接敷衍上了,“知道了知道了,我不会逼她的。”

    南景深对这个态度一点都不放心,“您是真的听进了我的话才好。”

    老太太一下子就火了,“我都说我知道了,你还想干嘛,还是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初恋情人就要住进来了,我看你怎么撇清。”

    南景深顿时就被噎了。

    怎么话题又绕回这儿来了。

    女人的心思果然都是回形针,不管怎么绕,总能够绕回她们想说的东西上,随便别人怎么岔都不行,这个时候的记忆力简直惊人。

    南景深可不敢接话,再多说上两句,指不定被怼成什么难看的模样。

    意意得了老太太的允准过后,没有立即动身,而是在窗口站了很久,直到冷风将她的头脑吹得清醒一些。

    她保持着清晰的理智分析了下,帮一把文依婉,多少有些冲动,但还不至于到头脑发烧的地步。

    她已经看过文依婉的伤,也同情这么多年文依婉的遭遇,这是事实,她帮文依婉,也算是帮自己,否则,那一身是伤的女人,会留在她记忆里,等文依婉死后,就真的是给意意心底造成一团浓重的阴影了。

    不得不说,这就是文依婉的高明之处,她很懂得掌控人心,也知道怎么去掐目标的软肋。

    意意不知不觉的踩进了早就布置好的陷阱内,还浑然不自知。

    意意走回文依婉的病房,站在门口敲了两下,门没有关严,露出的一条缝隙里,敞出里间透出来的光亮,绒黄中,带着一些阴影,光影延伸到人的脚下时,阴影更甚。

    “请进。”

    意意推门进去,文依婉就坐在沙发上,坐在暖灯的下方,听见敲门声时,双眼便已经朝向门口,当看见进来的人是意意,她脸上隐隐带了一丝喜色。

    “你回来了。”

    很平静的一声询问。

    像是早在她的意料之中。

    意意看了她一眼,又仓促的将目光转到别处,咬咬牙,“你在医院里住着不安全,跟我到南家老宅里去住把,妈让人给你安排了一间屋子,是西南方的一栋两层楼的小洋房,平时是用来放一些体育器材的,也有两个管家住着,你单独一间,但是离主宅很远,你每天的饭菜会有人送过来,妈不习惯有生人在面前走动,你平时就少到主宅附近吧。”

    意意认真的道:“比较委屈你,但是住进老宅,你的安全能够保证,你前夫也没办法再来虐待你了,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收拾东西和我过去。”

    文依婉看着意意,眸色深深。

    她坐在光亮最多的地方,浑身的阴影也是最重的,纤瘦的影子,投影一般的映在了墙面上,被拉得很长。

    她静静的听意意说完,微微笑了,“我怎么会不愿意呢,南家的安保系统是全世界最放心的地方了吧,你肯安排我住那里去,我真的挺意外的,我很感激你,这么为我着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