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南景深是最高兴的一个。

    很难得意意有自己喜欢做,也想要做的事情,他站在丈夫的位置上全力支持,这种全部包容,并且纵容着的宠爱,连他自己都觉得很自豪。

    至于自豪是从哪里生出来的,已经懒得去辨别清楚了。

    有幸在生命度过了三分之二的时间,遇到了这么个可心的人,能够陪着他走完剩下半生历程的女子,怎么能不高兴。

    他是真的喝多了。

    喝到中途,居然和南谨言勾肩搭背到一块去了,向来是死对头的两兄弟端着酒杯乐呵呵的说着胡话。

    意意没有过去打扰,她能看得出来,南景深是真的高兴,但南谨言就纯粹是借酒消愁了,只不过是借着给她庆功的这个由头,放开情感去喝酒。

    因为今天,殷素素没有来。

    意意也不打算等南景深一块休息了,有南景深和关逸云盯着,她一滴酒都没沾,只喝了两杯鲜榨果汁,这会儿头脑清醒得很,她隔远着看南景深,无奈的摇摇头,真是喝到兴头上去了。

    老爷子和老太太早就去休息了,云蓉不想熬夜,也走了,南尉迟要哄小宝宝睡觉,也回自己的小洋楼去了,老人女人和孩子都离开了餐厅,就意意还在这儿,她让下人多看着点,别让这几个男人打起来,自己悄悄的去了二楼。

    她没回老宅特意辟给他们一家三口的小楼,而是住在主宅里,本来楼上就给他们预留了房间,再者,她也不放心那群男人,要是有什么动静,也好听听,所以就抱了睡衣到小白的房间去洗漱,再死乞白赖的非要和小白挤一张床。

    当晚,主宅的灯光,接近天明时才熄灭。

    三个男人都醉倒了,身子重,也不好挪动,下人们就近将他们搬到各自的房间里去睡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抹黑影,悄悄的从窗户翻了进去,似乎一早就踩好的地皮,熟门熟路的摸到了卧室里。

    翌日。

    天刚蒙蒙亮,意意就醒了,瞥一眼身旁还在酣睡的小白,给他掖了掖被角,尽量轻手轻脚的离开,到门外才舒舒服服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她径直的往南景深的卧室走去,想去看看他醒了没有,强撑着一把懒骨头,边走边甩手蹬腿,身体是勉强活动开了,但眼睛也还是半眯着,很难完全睁开。

    忽然,前面冲过来一个人,脚步太快,一猛子撞到了意意。

    这一撞的力道,还没能够让意意清醒多少,可她看见眼前的人时,瞬间醒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里?”

    你当是谁?

    文依婉。

    她不是在西边的小楼里吗,那个位置可是距离老宅最远的,而且老太太明令禁止过文依婉不可以靠近主宅,更何况还是二楼,主人休息的地方。

    “你?”意意不解的揪着眉,不是她多心,而是文依婉来的方向太可疑了,就像是有意的引导她似的,也成功的将意意的视线给拉扯到了身后。

    那是……

    南景深的房间?

    文依婉是从南景深房间里出来了?

    “萧小姐……”文依婉像是没想到会碰到意意,她很惊慌,几度张口,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色竟是愈发的苍白,囫囵了半天,也只从嘴里吐出一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