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柒柒眸光一怔,“什么、很值?”

    “哈哈,你还想不明白么,这一刀,是我找了个歹徒,故意捅自己的。”

    韩雅毫不忌讳地说着,还咧了个大大的笑容,“虽然,我的本意是要你在手术中死掉,但没想到你命这么大,还有个穆思远来帮你联系血源,但那又如何,阿修已经认定了是你雇凶杀我,他现在恨透了你,搞不好再两天,就会和你离婚了,哈哈!”

    夏柒柒瞳眸乱颤,难以置信地瞪着韩雅,“你、原来那个歹徒是你自己找的,你还嫁祸给我!而你为了自己,竟然要枉顾我的性命,你还是不是人!”

    “哈,你没听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么?”韩雅冷哼一声,说,“楚夫人的位置本来就该是我的,谁让你一直霸着阿修不肯放,你要是识相点,主动提出离婚,我至于亲自出手,对付你吗?再说你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大不了,我每天往你坟头多少一把纸钱呗。”

    “你!”夏柒柒怒火攻心,从未有过的愤怒在她的心底迸发,她再也克制不住地扬手,用力地扇到了韩雅的脸上。

    通红的五指印霎时浮在了韩雅的面庞上,但她不但不怒,反而捂着自己的脸,阴阴一笑,说,“姐,你知道你这一巴掌打下来的后果么?”

    留了个意味不明的尾音,韩雅转身离开。

    而很快,夏柒柒就知道了韩雅那句话的意思。

    不到十分钟,楚世修就搂着嘤嘤哭泣的韩雅走了进来,“夏柒柒,你敢打小雅,谁给你的胆子打小雅!”

    夏柒柒看着韩雅依偎在楚世修的怀中,那勾起的嘴角,弧度是如此的得意和张狂。

    原来,这又是韩雅故意的一出苦肉计!

    夏柒柒抬脸,说,“阿修,你不要被小雅骗了,她故意让我打的,还有,那个歹徒也是她自己雇的,这些都是她的苦肉计……”

    “够了,买凶杀人还不够,现在还学会栽赃嫁祸了?”楚世修阴郁地捏起她的下巴,冷若冰霜地说,“夏柒柒,我受够了,我要和你离婚!”

    什、么?

    夏柒柒就像被抽了魂一样,难以置信地瞪着眼,连呼吸,都忘了。

    “别惊讶,你没听错,我要和你离婚。”楚世修又重复了一遍,说,“这一次,就算是爷爷,也阻止不了。”

    好一会儿,夏柒柒才宛若回神般,急切地抓住楚世修的手,慌乱地说,“阿修,不要,不要和我离婚,我们的宝宝才刚刚出生,他需要完整的父爱和母爱……”

    “呵,夏柒柒,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来教育我的孩子么?”

    楚世修冷漠地说着,用力地拽下了夏柒柒的手,捏紧,仿佛要把她的骨头都掐断,“本来,这个孩子,我根本没想要,但现在,小雅失去了子宫丧失了生育的能力,所以这孩子,会成为我和小雅的孩子,我不会再让你接近我的孩子一步。”

    夏柒柒的身体狠狠地颤了一下,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阿修,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那是我的孩子,我怀胎十月的孩子,你怎么能把他交给小雅养?不,我不离婚,我死也不会离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