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离不离,不是你说了算。”

    楚世修无情地甩掉手背上的泪珠,嫌恶地道,“夏柒柒,等着吧,这一场被你用手段得来的婚姻,我绝对要毁掉,你伤害了我的小雅,我绝对,要你痛不欲生!”

    冰冷的字眼,伴着冷酷的背影,凉薄地消失在了夏柒柒的眼底。

    “阿修,阿修……”夏柒柒哭喊着,拔掉手背的吊针,强忍着腹部的疼痛,下床,想要追,但脚步太虚浮,碰一下就栽倒在了地上。

    一层层的冷汗从她的额角冒了出来,好多的血,从她的下体涌出来,血红了一地。

    “阿修,求你,别走……”她伸着手,望向空荡荡的门扉,想要爬起来,眼前,却越来越模糊……

    ……

    “柒柒,你终于醒了。”

    眼帘颤动着,夏柒柒醒来,感受到了那只紧握着她的大掌,眸光中,是一张温润如玉的面庞,带着浓浓的关切和担忧。

    那个人,何曾用这种眼神看过她呢?

    她一看这双眼,就知道不是楚世修,而是穆思远。

    将自己的小手抽回,夏柒柒淡淡地说,“思远,谢谢你的照顾,我醒了,你回去休息吧。”

    眼底有着落寞在溢出,穆思远轻叹一声,说,“柒柒,你这又是何必呢,楚世修不爱你,你把自己弄得这么惨,值得么?”

    在爱情面前,向来没有值不值得,只有爱与不爱。

    既然爱了,她就要爱到底,要她断念,除非她死。

    这一刻夏柒柒不知道的是,有一种痛,会比肉体的死亡还要令人千疮百孔,而那时,她还敢义无反顾地说爱么?

    “我熬了小米红糖粥,先吃一点。”穆思远将床摇起来,端起碗,舀了一口粥,喂到她的嘴边。

    “我不饿。”她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胃口。

    “不饿也要吃点,你的身体太虚弱了。”他强行地把粥塞进了她的嘴里。

    夏柒柒勉强吃了几口,摇了摇头,“我真的吃不下了。”

    瞥过脸,夏柒柒又似想到什么,急切地说,“对了,思远,我的孩子呢,我要看我的孩子,你把他抱过来,好么?”

    穆思远并不知道楚世修说要把孩子交给韩雅养的事,只当夏柒柒是爱子心切,还笑了笑,说,“你的身体还没好,也抱不动孩子,孩子由护士照顾着,你别担心。”

    “不,我现在就要看我的孩子,你把他抱过来,我可以照顾他的。”夏柒柒担心楚世修会把孩子从她身边抢走,这一刻,只有将孩子护在身边才敢安心。

    “好了,你别急,我帮你抱过来就是。”

    当穆思远抱着男婴递给夏柒柒看的时候,夏柒柒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连日来的第一抹笑容,虽然男婴的皮肤还皱巴巴的,闭着眼睛,看上去像只小猴子,但母性泛滥,夏柒柒还是觉得小家伙好可爱。

    抓着男婴的小手亲了亲,夏柒柒的眸底柔光四溢,“宝宝,太好了,你还在妈妈的身边,妈妈爱你,真的好爱你。”

    身体太虚弱,没有奶水,夏柒柒终于主动说要吃东西,穆思远特地定了月子餐,让人每餐都所过来。

    就这样过了一周,虽然楚世修再没有来看过她,但因为忙着照顾孩子,夏柒柒那颗悲伤的心,也暂时得到了慰藉。

    只是她不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

    这一夜,清晨,离护士定期的巡房还有半小时,病房门,却被推开了。

    啪嗒啪嗒,有沉沉的脚步声,逼近夏柒柒的病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