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孩子,我的孩子呢?”夏柒柒颤着嗓音问。

    “死了。”极尽冷漠的声音,比冰还寒。

    “……”夏柒柒瞳孔乱颤,唇瓣哆嗦,半响都没能发出声音,而楚世修,也极度不耐地挂了电话。

    她再打过去,这一次,他直接关机。

    死了,死了……

    她的耳边,似乎只剩下了这两个字。

    夏柒柒就像置身在一片漆黑的地狱中,被无数双的大手所撕扯,痛不欲生。

    她的孩子,她辛辛苦苦怀胎十月,幻想成爱情结晶的孩子,就这么死了,还是被他的亲生父亲,喂了安眠药,亲手弄死的。

    “啊——”夏柒柒再也承受不住地,抱着头凄厉恸哭起来,她的脑中还回荡着刚刚韩雅手机里那个面色青灰的男婴,毫无生气的脸,被死亡所笼罩的气息。

    “孩子,我的孩子,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强求一段婚姻,妈妈不该去爱一个恨自己的男人,妈妈错了,真的错了……”

    止不尽的泪水从夏柒柒的眼眶里流了出来,当她的泪终于流尽,嗓子终于哭哑,她的世界,也只剩下了苍茫。

    像具行尸走肉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夏柒柒走进厨房,拿起一把水果刀,用力地朝着自己的手腕割了下去。

    孩子,妈妈知道你在天堂里很孤独,妈妈这就来陪你了。

    ……

    一周后,聚焦了无数闪光蹬的楚家婚礼上,鲜花、彩球,绽放了一地。

    休息室,楚世修将刚哄睡的男婴放入婴儿车,交代育婴师照顾着,接着,优雅地直起身。

    看了看手表,距离婚礼的仪式还有十分钟。

    理了理领带和袖扣,楚世修朝着宴会厅走去。

    在穿过走廊拐角的时候,他看到韩雅边提着婚纱的大裙摆,边捏着手机匆匆地朝着另一头疾走。

    楚世修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快速地跟上,却听韩雅在奔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后,悻悻地低叱着,“我之前不是给过你一笔钱了么,你怎么又来找我要钱了!”

    “100万,你当我是开银行的么?!”

    “我今天才要嫁给楚世修,我哪里来的钱?!”

    “够了,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再给你钱,不准你再给我打电话!”

    气呼呼地挂断电话,韩雅就又快速地朝着宴会厅奔去。

    楚世修颀长的身姿,一点点地从黑暗的拐角里走出来,他目光如隼地盯着韩雅疾奔的背影。

    刚刚那张有些狰狞的脸,真的是他那个温柔又善良的小雅么?

    而且,100万,小雅怎么会被人勒索这么大的一笔钱?而她,还后怕地答应一定会给?

    俊逸地眉头一点点地拧蹙,楚世修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直到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一看,是夏柒柒的电话。

    眸光微愰,楚世修紧了紧五指,还是将电话挂断了,只是很快,有一条短信叮咚一声映入了眼帘。

    【你是手机持有者的丈夫么,我这边是警察,你妻子的尸体在家中被发现,请你来认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