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当耳机里传来咔哒开门声的时候,楚世修也走了出去。

    两间包厢也就是左右相连,韩雅下意识地在隔壁门开后,看了一眼,然后,她就像一下子置身到了零下一百度的寒潭一样,被冰冻住了。

    她的瞳眸大瞠,就像见了鬼,唇瓣哆嗦了半响,才结结巴巴地道,“阿、阿修,怎么这么巧,你也在这里?我和朋友在这附近的果园玩,正打算喝完咖啡回家,你呢,是来谈生意么?”

    真是好敏捷的反应,若不是细看她那双有些颤抖的眼睫毛,还真不知道她这是在心慌和心虚。

    楚世修冷冷地说,“小雅,离婚吧。”

    他做事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只要打算做,就会雷厉风行的做,不带一丝的犹豫。

    韩雅面色一白,赶忙走上前,攀住他的手臂,急急地说,“阿修,为什么要突然和我提离婚?我们才刚结婚啊,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么?”

    “小雅,别再演戏了。”楚世修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自导自演地找歹徒捅破了自己的子宫,你对自己竟然能这么狠,我很佩服。”

    “……”韩雅瞳眸狂乱,“阿修,不是的,我我没有……”

    “别再狡辩了,回家吧,我刚刚已经打电话给了律师,离婚协议书已经拟好了。”

    “阿修,不、不是的……”韩雅眸色慌张,急急地说,“我、我承认我是用了点苦肉计,可那也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当初夏柒柒利用爷爷来逼我们分手,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你这样的爱我不敢要。”楚世修冰冷地说完,拽着她走出了咖啡厅。

    车上,韩雅继续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说,“阿修,我真的只是太爱你了,才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你原谅我吧,而且,你再怎么,也要念及我当你救了你一命啊……”

    “当年真的是你救了我么?”楚世修阴寒地转眸,像探照灯一样地盯视着韩雅,“当初,夏柒柒有说过,是她救了我,但她昏迷了,你就趁势,把救我的功劳揽了去。”

    “我当时不信,但看来,是真的。当你救了我的人,其实是夏柒柒,不是你,对么?”

    “不、不是的,就是我救了你啊。”韩雅急切地说,“阿修,你别听柒柒胡说八道,她根本就是骗你的。”

    “韩雅,真相如何,其实一查就知道,当年夏柒柒受伤住院,她给我看过病历单,但我以为是假的,但,只要上网再查查就知道了。所以,你没什么好狡辩的。”

    楚世修嗓音淡漠,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她的名字,韩雅这下,彻底慌了,“阿修,无论如何,我爱你啊,夏柒柒已经死了,我们也曾相爱过,我们继续在一起,不好么?”

    “如果不是你,我和柒柒也会很恩爱。如果不是你,柒柒不会死。韩雅,我现在其实很想杀了你,所以,别逼我。”

    “……”

    回家,别墅,律师已经准备好了离婚协议。

    “签吧。”楚世修嗓音淡漠。

    韩雅咬了咬唇,翻开协议,目光看向财产分割这一块,她竟然,只得到了10万的离婚费。

    “楚世修,你好意思只给我10万?”韩雅简直气炸了,连温柔都不愿意再演了。

    “爷爷不喜欢你,所以我在婚前就做了财产公证,你没有拥有股份和房产的权利。我们结婚半个月,我总裁之职月薪40万,在按半个月、对半分,给你10万,一分不少。”

    楚世修是商人,没有人能算过他。

    韩雅切齿,却只能咬着牙签了离婚协议。

    这时,育婴师突然抱着小曦慌慌张张地从婴儿房奔出来,说,“先生,不好了,小少爷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拉稀呕吐,止也止不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