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还不是一样如此?更何况这一次,并非为他,而是为了我自己。

    “罢了,走吧。”容怅笑笑,他能说,他做着一切,不过是希望她开心罢了,不过是想让她知道,除了上官漓陌…她还有他可以依靠。

    皇宫…

    后宫的常舞阁,敬妃的寝宫。

    入眼的是桃粉色的布局。绸缎屏风珠帘一切都是以粉为主,而不远处的床榻上更是上演着一场龌龊的画面,暧昧的呻吟不断传出,夹杂这男人的喘息,整个床榻吱吱作响让这本来暧昧的画面更加羞人。

    “皇上…嗯~快…快一点!”敬妃浪荡的求着上官远,嗓音更是软的酥人。

    “敬妃…朕一定好好疼爱你!”上官远一边奋力满足着身下的人一边说着心里的话。

    “臣妾…也爱…爱您…”断断续续的话不断涌出,只是说着有心听着无意。

    沐浅汐一路无阻的进来亲眼目睹这一场活春宫,脸不红心不跳的看着。

    “浅汐,非礼勿视!”容怅见她脸色不红的看着别人做这些龌龊的事心里有些无奈。

    这上官漓陌莫不是都教了她这些?怎么一点女子该有的矜持都没有呢?

    沐浅汐回身看他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非恋,你脸这么红…不会还是个…”

    “别说了。”容怅无奈的打断了她,知道她要说什么,可是她难道就不会觉得羞人吗?为什么永远都是那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

    “好好好,我不说了。”沐浅汐忍着笑离开了常舞阁,至于为什么她们这么大摇大摆都无人发现她当然知道是谁做的,除了无奈还是无奈,真是个不乖的男人。

    “别笑了,有那么好笑吗?”容怅看着她憋笑憋的红红的脸黑着脸问,有那么好笑吗?

    “不好笑,不笑了。”沐浅汐努力让自己不笑,平复了心情后看了看左右两周才将赤蛇拿出。

    见它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轻轻的弹了弹:“有没有看路?”

    小蛇点点头告诉她它有看…

    “去咬刚才那个男人,咬完就回来,小心些。”见它点头沐浅汐小声吩咐着,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上官远在敬妃的床上中毒,死了责怪不到他们身上,并且蛇的毒性不是每一种都能立即毙命。

    只是可怜了敬妃要替她们背黑锅了,不过想想她曾经的找茬也不觉得愧疚。

    “浅汐,这条蛇都有谁见过?能确保万无一失吗?”容怅拧眉看了眼她手中的蛇,要是有其他人认识这条蛇,被发现了那么第一个受怀疑的人就是她。

    “没几人,应该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事她也能保障她们不会有事。

    将小蛇放出去后谁都没有出声,没有月夜色下让人看不清前方的路却也很好的掩藏了她们。

    果然没出多久上官远便出来了,路过她们时沐浅汐看到了跟在身后的太监提着灯盏晃出的那惨白的脸色,不过没有人怀疑只是觉得和平常一样是房事过度而已。

    而就连上官远本身也这么认为,出了比往日多了些头晕其他都如往常一般并无异样。

    只是没过多久…他就察觉到了自己的不适,就在他想要叫人来时房里出现了两人…

    “皇上…感觉如何?”沐浅汐轻笑着看了看眼前虚晃的上官远,前一刻还春宵一刻,现在死了也算值了。

    “你们怎么会在朕的寝宫?”上官远阴沉着眼看着她,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这,心里闪过什么却快的抓不住。

    见她一副不然呢的表情立马怒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